新闻

围困在反叛分子控制的杜马

作者:裘溥闹    发布时间:2019-06-01 01:17:01    

一个由食品和医疗用品组成的援助车队抵达反叛分子占领的叙利亚城镇大马士革杜马。自10月以来,一个食品和医疗用品援助车队首次抵达被围困的叙利亚杜马镇。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个由食品和医疗用品组成的援助车队抵达反叛分子占领的叙利亚城镇大马士革杜马。 自10月以来,一个食品和医疗用品援助车队首次抵达被围困的叙利亚杜马镇。 REUTERS / Bassam ...... 更多

一个由食品和医疗用品组成的援助车队抵达反叛分子占领的叙利亚城镇大马士革杜马。 自10月以来,一个食品和医疗用品援助车队首次抵达被围困的叙利亚杜马镇。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1/26
救援人员在反叛分子控制的被围困的叙利亚杜马镇卸下人道主义援助物资。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救援人员在反叛分子控制的被围困的叙利亚杜马镇卸下人道主义援助物资。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救援人员在反叛分子控制的被围困的叙利亚杜马镇卸下人道主义援助物资。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26
女孩参加由民防成员提供的战争安全意识运动,在反叛分子被围困的杜马市的一所学校内。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女孩参加由民防成员提供的战争安全意识运动,在反叛分子被围困的杜马市的一所学校内。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女孩参加由民防成员提供的战争安全意识运动,在反叛分子被围困的杜马市的一所学校内。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3/26
一名男子在反叛分子被围困的杜马附近空袭后,在一个受损的地点移走瓦砾。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名男子在反叛分子被围困的杜马附近空袭后,在一个受损的地点移走瓦砾。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名男子在反叛分子被围困的杜马附近空袭后,在一个受损的地点移走瓦砾。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4/26
2017年4月,在反叛分子对被围困的杜马市进行空袭后,受伤的鸽子躺在一张悬挂的照片上,在受损的鸟笼上.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017年4月,在反叛分子对被围困的杜马市进行空袭后,受伤的鸽子躺在一张悬挂的照片上,在受损的鸟笼上.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017年4月,在反叛分子对被围困的杜马市进行空袭后,受伤的鸽子躺在一张悬挂的照片上,在受损的鸟笼上.REUTERS / Bassam Khabieh
5/26
男孩们在大马士革被围困的杜马附近的叛乱分子的一辆失事的汽车上玩耍。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男孩们在大马士革被围困的杜马附近的叛乱分子的一辆失事的汽车上玩耍。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男孩们在大马士革被围困的杜马附近的叛乱分子的一辆失事的汽车上玩耍。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6/26
男孩参加由民防成员提供的战争安全意识运动,在反叛分子被围困的杜马市的一所学校内。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男孩参加由民防成员提供的战争安全意识运动,在反叛分子被围困的杜马市的一所学校内。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男孩参加由民防成员提供的战争安全意识运动,在反叛分子被围困的杜马市的一所学校内。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7/26
2017年2月,一名民防成员在大马士革被围困的Douma居民区空袭的地点燃烧车辆.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017年2月,一名民防成员在大马士革被围困的Douma居民区空袭的地点燃烧车辆.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017年2月,一名民防成员在大马士革被围困的Douma居民区空袭的地点燃烧车辆.REUTERS / Bassam Khabieh
8/26
2017年4月,在反叛分子围攻杜马附近的空袭后,男子将尸体埋葬在墓地中.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017年4月,在反叛分子围攻杜马附近的空袭后,男子将尸体埋葬在墓地中.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017年4月,在反叛分子围攻杜马附近的空袭后,男子将尸体埋葬在墓地中.REUTERS / Bassam Khabieh
9/26
一个受损的行星模型被描绘在反叛的被围困的杜马市的一所受损学校内。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个受损的行星模型被描绘在反叛的被围困的杜马市的一所受损学校内。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个受损的行星模型被描绘在反叛的被围困的杜马市的一所受损学校内。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10/26
佩带蝴蝶头饰带的女孩为在杜马的损坏的大厦附近的一张图片摆在。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佩带蝴蝶头饰带的女孩为在杜马的损坏的大厦附近的一张图片摆在。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佩带蝴蝶头饰带的女孩为在杜马的损坏的大厦附近的一张图片摆在。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11/26
25岁的萨拉赫·斯卡夫(Salah Skaff)反映他的女儿阿米拉·斯卡夫(Amira Skaff)的照片,他是一名1.5岁的孩子,于2017年4月在杜马空袭后死亡.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5岁的萨拉赫·斯卡夫(Salah Skaff)反映他的女儿阿米拉·斯卡夫(Amira Skaff)的照片,他是一名1.5岁的孩子,于2017年4月在杜马空袭后死亡.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5岁的萨拉赫·斯卡夫(Salah Skaff)反映他的女儿阿米拉·斯卡夫(Amira Skaff)的照片,他是一名1.5岁的孩子,于2017年4月在杜马空袭后死亡.REUTERS / Bassam Khabieh
12/26
一个男孩在杜马的损坏的建筑物附近放牧绵羊。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个男孩在杜马的损坏的建筑物附近放牧绵羊。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个男孩在杜马的损坏的建筑物附近放牧绵羊。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13/26
2017年3月,在Douma的透析中心接受治疗时,一名男子被喂食.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017年3月,在Douma的透析中心接受治疗时,一名男子被喂食.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017年3月,在Douma的透析中心接受治疗时,一名男子被喂食.REUTERS / Bassam Khabieh
14/26
2017年2月,一名男子试图在Douma空袭的地点扑灭火灾.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017年2月,一名男子试图在Douma空袭的地点扑灭火灾.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017年2月,一名男子试图在Douma空袭的地点扑灭火灾.REUTERS / Bassam Khabieh
15/26
民防成员在2017年2月在杜马空袭的地点工作.REUTERS / Bassam Khabieh

民防成员在2017年2月在杜马空袭的地点工作.REUTERS / Bassam Khabieh

民防成员在2017年2月在杜马空袭的地点工作.REUTERS / Bassam Khabieh
16/26
一名妇女推着婴儿推车经过杜马的受损建筑物。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名妇女推着婴儿推车经过杜马的受损建筑物。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名妇女推着婴儿推车经过杜马的受损建筑物。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17/26
人们试图在2017年4月的Douma空袭后识别尸体.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人们试图在2017年4月的Douma空袭后识别尸体.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人们试图在2017年4月的Douma空袭后识别尸体.REUTERS / Bassam Khabieh
18/26
2017年1月,杜马的一个女孩在幕后扮演。路透社/巴萨姆Khabieh

2017年1月,杜马的一个女孩在幕后扮演。路透社/巴萨姆Khabieh

2017年1月,杜马的一个女孩在幕后扮演。路透社/巴萨姆Khabieh
19/26
2017年1月,一个男孩在杜马的受损建筑物附近奔跑。路透社/巴萨姆Khabieh

2017年1月,一个男孩在杜马的受损建筑物附近奔跑。路透社/巴萨姆Khabieh

2017年1月,一个男孩在杜马的受损建筑物附近奔跑。路透社/巴萨姆Khabieh
20/26
民防成员试图在2017年2月在杜马空袭的地点发生火灾.REUTERS / Bassam Khabieh

民防成员试图在2017年2月在杜马空袭的地点发生火灾.REUTERS / Bassam Khabieh

民防成员试图在2017年2月在杜马空袭的地点发生火灾.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1/26
杜马的一间受损教室如图所示。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杜马的一间受损教室如图所示。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杜马的一间受损教室如图所示。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2/26
2017年4月在杜马进行空袭后,男子检查损坏情况。路透社/ Bassam Khabieh

2017年4月在杜马进行空袭后,男子检查损坏情况。路透社/ Bassam Khabieh

2017年4月在杜马进行空袭后,男子检查损坏情况。路透社/ Bassam Khabieh
23/26
阿拉伯语中的“没有房子”的涂鸦书被喷洒在被围困的城市杜马的一个受损房屋的墙上。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阿拉伯语中的“没有房子”的涂鸦书被喷洒在被围困的城市杜马的一个受损房屋的墙上。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阿拉伯语中的“没有房子”的涂鸦书被喷洒在被围困的城市杜马的一个受损房屋的墙上。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4/26
一名平民骑自行车穿过杜马的墓地。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名平民骑自行车穿过杜马的墓地。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一名平民骑自行车穿过杜马的墓地。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5/26
男孩们在杜马骑自行车。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男孩们在杜马骑自行车。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男孩们在杜马骑自行车。 REUTERS / Bassam Khabieh
26/26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